中共河南省委高等学校工作委员会 河南省教育厅
教育导航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发言稿 > 正文
郑州大学学生记者程黎发言稿:她是一位当之无愧的楷模
发布日期:  2010-11-16 14:45:37
【字体: 】  【关闭窗口】  【打印该页】

王生英先进事迹报告团报告材料

  她是一位当之无愧的楷模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来宾,老师们,同学们:

  大家好!我是来自郑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的程黎,很高兴能够作为报告团的成员之一和大家进行交流,我演讲的题目是《她是一位当之无愧的楷模》。

  在刚上大一的时候,我就通过媒体了解到王生英老师的模范事迹,心中对王老师充满了敬仰。这一次,我能作为学生记者,身临王老师工作和生活的地方,去真实感受王老师的点点滴滴,更是感到万分荣幸。

  2010年10月25日,经过近4个小时的车程,我们从郑州来到了王老师工作的卸甲坪小学。学校所在的村子不大,被山环绕着,秋高气爽,随处可以看到硕果累累的庄稼。从学校大门走进去,透过教室的窗户,我一眼就看见了王生英老师,当时她正在教孩子们唱歌。她沉浸在一种幸福中,丝毫没有察觉到我们这些陌生人的到来。

  在接下来的三天时间里,我们无时无刻不在感动着,因为一份坚持一份精神一份执着,眼泪时常浸满了眼眶。这位普通而又不平凡的老师啊,她的故事真正诠释了“太阳底下最光辉的事业”这个响亮的称誉。

  此时此刻,任何优美的语言、华丽的词藻都不足以表达一个普普通通的山村女教师对学生对教育无比深厚的热爱。还记得十几天前面对面的采访,王老师用带着林县口音的普通话为我们再现了她曾经走过的日子——无论酸甜苦辣还是平仄起伏——一幕幕犹如绕梁的余音,不时回荡在我的耳畔。我想,借着今天站在这里的机会,与大家一起重温采访中王老师带给我们点点滴滴的感动。

  熟悉王生英老师的人都知道,她当时在东平教书,可家却在西平,中间隔着一条河,叫洹河。我们去采访的时候,看到洹河上已经架起了一座水泥桥,孩子们上下学时蹦蹦跳跳的从上面经过。“可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王老师摇了摇头,眼瞅着那座桥的方向说,“那时候水可大,也没这座桥,水通常到膝盖上面,水底又滑,很危险。我腿不好,只能一点点往前挪。水大的时候,水底放上几块大石头,我们踩在石头上水还能到膝盖那儿。”说着王老师还用手在腿上比划了一下。“我和学生手拉手,我走在前面用脚一点一点地探着石头,探着了才敢落脚,我抬起脚学生落脚,这样一点点挪过来。”“您当时不害怕么?”我问到。“不害怕,再说一群小孩儿就我一个大人,我必须勇敢。但我妈不放心。因为那两年河里曾淹死过三个人,老人家说:“咱不去了,人家好胳膊好腿的还出事,你一个残疾人,把妈的心都拽过去了,再把你冲走了,可咋办?”老人家不放心,每天把我送到河边,亲眼看着我和孩子们安全过去之后才行。”

  那时候,参加工作开始教书的王生英老师才18岁,一转眼,就变成一个大姑娘了。俗话说,女大当婚。1980年,24岁的王老师嫁给了村子里的王河生。王河生脾气很好,也能干,垒砖、抹墙、木工,什么都会,但是家里很穷。

  大家都知道,林州的建筑队举世闻名,林州人外出务工大都收益丰厚,因而有“十万大军出太行”的美称。王老师还清晰地记得那是1985年的时候,她说,“当时我是一个民办教师,工资最初只有5块钱,后来是10块、30块,别说补贴家里,就是维持自己的生计也很艰难。当时很多人都出去打工,我爱人也去了东北,在那挣钱比较容易,给人家垒个锅台一天都能挣四十多。”王老师想了想,继续说“他在那承包了一个建筑工程,当时给我来了很多信,催着过去给他当会计。”

  听到这,我迫不及待的问道“王老师,能给我们看看那些信吗?”王老师没有说话,轻轻摇头说道“都撕了、烧了。因为他总说能挣多少多少钱,我怕自己受不了那个诱惑。谁都喜欢钱,但我确实离不开这些孩子,感觉只有自己才能把孩子带好,为这事,闹得都要离婚了。”说到这,王老师低下了头,半天没有说话,之后抽泣着说“人活着都有个理想,把山里孩子带好就是我的理想。我不想出去。如果他愿意组织一个新家庭,我啥也不说,孩子他想带带走,要是放在家里,我也会操心带孩子。”其实丈夫的心情,王老师最清楚不过,他是心疼自己,也是为了这个家好。沉默了一会儿,她继续说,“我很尊重他,因为钱最勾人心,他最终为了我放弃了挣钱,我挺佩服他的。所以,这么多年我很少跟他吵架,生活再苦我都不在他面前说缺钱的事。”这之后,有了丈夫的支持、鼓励和帮助,王生英对工作更有热情了。

  1993年春天的一场大雨将孩子们上学的教室变成了一片废墟,为了孩子们读书方便,王生英老师决心把学校办在自己的家里,开始了十年以家为校的教育新征程。当时,王老师一共有50多个学生,家里的房子不够用,她就和丈夫商量再加盖一层。

  “盖房子可不是个小事情,您借钱了吗?”我问道。王老师轻轻叹了口气:“我当时手里就没有钱,合生之前病了两次,欠的账还没有还完,但不盖房子孩子就没地方上课。当时卖了家里的谷子、玉米、大豆凑了一点钱。当时家家都穷,借钱特别难,总共借了有几十家,最少的一宗是邻居的三十块,还有赊人家的材料,我都记在本子上。盖房子时拉沙、拉石子,挑沙、挑泥都得自己干。总算赶到上冻前,把房子主体盖起来了。房子落成那天没上成课,孩子们蹦呀跳呀,他们终于有了学习的地方了!”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对于学生的回报,王老师看的很淡。“咱是个老师,本分就是教学生,把咱的知识踏踏实实地教给孩子,孩子能多认识几个字,会算个帐,长大后就能走自己的路,奋斗自己的生活。他就是卖个鸡蛋,修个锁,有文化也比没文化强,女孩子找了婆家,有文化也少闹婆媳矛盾,生了孩子,也好教育孩子。考上了高中初中的学生,过年回家时都喜欢到我家坐坐,这就够了。”

  37年的教育岁月在那个安静的小山村中慢慢流逝了,王生英老师今年已经54岁了,明年她也许就将走下讲台,告别自己心爱的教育事业。当我们问起退休后的打算,她高兴地说,我在家里腾出了一家房子,布置了一个图书室,谁家孩子来了我就辅导辅导。是啊,她的年龄可以退休,她对教育事业和对孩子们的爱却永远不会退休。

  采访结束了,我也依依不舍地离开了王生英老师工作生活的地方。我不由地又一次想起王老师的幸福观,她这样告诉我们:“第一天登上讲台是我最幸福的时刻,因为我是个残疾人,腿不方便在农村能干什么?登上讲台,把咱学到的知识教给山区的孩子们,教好孩子就是我一生的幸福,最大的快乐。我离不开太行山,离不开红旗渠,离不开学校旁边那条流淌不息的洹河,离不开和我朝夕相伴的学生,我的心永远属于山区的孩子们。”

  在这里,我同样也希望能够把收获的这份感动当做礼物,送给在教育道路上辛勤耕耘的所有老师们。你们辛苦了!(鞠躬)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