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河南省委高等学校工作委员会 河南省教育厅
教育导航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媒体跟踪 > 正文
【中国教育报】她把更多的爱留给了学生——与首届全国教书育人楷模王生英亲人的对话
发布日期:  2010-11-18 11:21:33
【字体: 】  【关闭窗口】  【打印该页】

  采访对象:王会贤(以下简称会贤),28岁,王生英的女儿,大学毕业

  采访者:李光(以下简称李),郑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2010级研究生

  妈,其实我不懂你的心

  我们的棉裤,都是姥姥做的

  李:能简单形容一下你的妈妈吗?

  会贤:我对我妈有时……真的很难爱起来。作为一个妈妈,她对我和弟弟没有尽太多的责任。比如说,我们的棉衣棉裤她很少做,都是姥姥缝,有时邻居帮忙。

  李:那妈妈自己的衣服呢?

  会贤:过去从不上心,现在还讲究点。其实我妈打扮起来应该是比较漂亮的,但她总不收拾自己。

  李:你是女孩,十几岁时应该很爱美了,衣服是谁来买?

  会贤:我跟她要钱自己买,她根本没有时间。我想起一件事,那一年,在镇上上学,天下雪了,我还穿着秋裤,其他家长都赶着来送棉衣棉裤。我就盼啊盼,结果,没一个人来,我爸也不知道干啥去了。邻村一个大人就让我穿他闺女的毛裤。那可是人家换了棉裤,脱下来毛裤让我穿啊(呜咽)……现在想想都难受,但这事儿,我谁也没说过。

  妈妈想让我做老师

  李:你妈提起你挺自豪,觉得你很懂事。

  会贤:嗯,后来我进入社会,也慢慢明白她了。她其实很苦,我们不体谅她,她心里也很难受……她比谁都苦。

  李:妈妈有没有想过让你做老师?

  会贤:有,我们那儿缺老师,村里人有文化的不多,外地的老师不愿意来。我妈就想让我当老师,接她的班。有次村里说要招个老师,当时我在镇上上中学,她就在家替我报了名,但我说啥也不考。

  李:那她不生气吗?

  会贤:我的性格就是拗,认定的事,谁也改变不了。我当时就想考大学,出了这个山再也不回来了。

  李:你这点还是挺像你妈的,拗。

  会贤:是。她比较坚忍,这点我比较像她。

  我知道,其实她挺心疼我

  李:跟妈妈之间,有没有让你很感动的事情?

  会贤:我在横水一中上学时,每天要走20多里路,有一天下雨我不想去上学,可我妈不同意,我生气地走了,跑到姥姥家住了一晚。那天晚上雨很大,河水把桥冲垮了,我妈在家哭了一晚上,眼睛都哭肿了,非要我爸去学校找,看我被水冲走了没有。

  李:她其实很关心你。

  会贤:对啊。第二天她看见我,那表情,好像一下子把心放下来了。那天,她非要送我上学,送到三四里地外。

  李:她也很心疼你啊,你结婚,妈妈有没有给你做被子?

  会贤:她哪儿有时间啊。去年,她给了我两包棉花、一床被罩,说,让你婆婆给你缝吧。

  李:自己成为妈妈后,对她有没有更理解?

  会贤:当妈真不容易。其实,我妈也爱我们,但她没那么多精力。

  不知道为什么,女儿听姥姥的话

  李:你也在城里安家了,妈妈有没有来住过?

  会贤:去年暑假还来呢,但他们住不习惯,老挂着家里的事、学校的事。

  李:在这儿他们都做些什么呢?

  会贤:教可可(会贤的女儿)跳跳舞、唱唱歌。说也奇怪,可可以前老爱生气,她来住了段时间,可可脾气就变好了,整天高高兴兴的。

  李:为什么呢?

  会贤:我也不知道,问我妈,她说也没用什么法子。我小姨说,你妈教了一辈子书,肯定知道怎么跟孩子相处。

  李:给妈妈提个希望吧。

  会贤:我希望她能多跟我们说说家里的事,像人家的母女一样,不要整天都是学生啊,学校啊什么的。

   爱情,就是在安静里相惜

  采访人物:王合生(以下简称王),52岁,王生英的丈夫,卸甲平村人,务农

  采访者:李光(以下简称李),郑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2010级研究生

  王生英和丈夫王合生一个村,他是她的学生。王生英第一次讲课,他就坐在课堂上。那年,她24岁,他22岁。

  李:她第一次上课时什么样?

  王:脸红了,看起来挺紧张。

  李:她那时候好看吗?

  王:(不好意思地搓搓手)那时她扎了两根长辫子,脸是圆的,不像现在这么瘦。

  李:是经人介绍在一起的?

  王:对,我有一个同学,也是她学生。他一介绍我们俩就都愿意了。

  李:那你喜欢她什么呢?

  王:(不好意思地笑)农村嘛,也不讲究这个。她很认真,能吃苦,也老实。

  李:当时知不知道她这么要强?

  王:也能看出来,她读书时爷爷奶奶都不让她去,她还是坚持。后来上高中,来回20多里路,她还是念完了。

  李:当时教书时她比你们大不了几岁,会不会不怕她?

  王:不会,她很认真,我们也都很尊敬她。

  今年是王生英和王合生结婚30周年。但他提起她,还是会习惯性地搓手,腼腆微笑。而她向我们提起跟他生气的事,还是会略带羞惭地说:“当时我把人家的心都伤透了”。

  李:你们结婚后,最苦是什么时候?

  王:最苦就是1993年到2003年这10年。1993年开始盖二楼,唉,那时候最难。盖房前我得了阑尾炎,并发了腹膜炎,整整一年不能干活。可不干活,家里就没有钱。

  李:听说你曾经去过东北包工程,当时没有挣到钱吗?

  王:1988年我去的东北,当时已经找好几十个人,工程接下来了,工程款也贷下来了,让我当包工头,我就去信让她来做会计。

  李:写了多少封信?

  王:15天里寄了4封吧,一直等不来她回信。过了一个月,我就回卸甲平了。劝她,咋劝都不中,我就让我妈也给她做工作。你说你一个月才30多块钱,我要是包工程至少能挣5万,为啥不去?我就好几天不理她,也不在家吃饭。有一天我实在生气,就说,要不咱离婚吧,她听了就哭了。

  李:那后来呢?

  王:后来我妈说,哪怕不挣钱,家也不能散了。就劝我,我也想开了。那以后,我就没有了其他想法,让她做她想做的事就行了。

  李:不觉得委屈吗?

  王:当时也觉得委屈,有好长一段时间,心情都不好。但后来渐渐理解了她。

  李:为什么?
 
  王:因为她培养了后代啊,穷孩子有出息了才能走出大山。特别是2004年她被评为模范后,我觉得国家没忘了咱,咱就是奉献一切也值了。

  王生英说,合生心疼她,从不让她多干活,她欠他实在太多。

  李:王老师干农活多吗?

  王:她就是个银环(豫剧《朝阳沟》里人物),不会种地。你种的谷子,她不认识,当成草给你拔了。

  李:那你还这么支持她教学,为什么?

  王:女同志能做到这一点,咱是个男人,咋能做不到这一点?

  李:她最大的缺点是什么?

  王:最大的缺点就是脾气不好。比如说,想干一件事,你要说不同意,不让她干,她就会生气。她一生气,我就没法儿,总不能两个人都倔。(笑)

  李:那她最大的优点呢?

  王:最大的优点就是待人和气,甭管老人、小孩,还是男女,都一样,她对残疾人照顾得最好。

  李:她明年就退休了,你们俩有啥打算吗?

  王:也没啥吧,送她做她想做的事吧。

  一心支持她上学,一心支持她教书

  采访对象:王生英的母亲(以下简称母亲),77岁,卸甲平村人,务农

  采访者:安燕(以下简称安),郑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2007级本科生

  安:您闺女现在出名了,您知道吗?

  母亲:知道呀!(笑)。你看国家也不嫌咱丢人,还让咱上电视呢,感觉国家没忘了咱。

  安:她小时候听话吗?

  母亲:听话是挺听话,就是脾气倔,认死理儿,不过当老师后脾气好了,有耐心了。

  安:她上学时成绩很好,是不是挺聪明?

  母亲:生英小时候就“心灵”(方言,聪明),学啥会啥,她也喜欢学。我想,她腿不方便,总得找个出路,就一心供她上学吧。

  安:那个年代,特别是在山区,很少有人让女孩上学的吧?

  母亲:是呀,当时她要上学,她爷爷奶奶都不同意,可我一心供她上学。

  安:王老师说,上学时老师们都对她很好。
  
  母亲:可不是嘛,上小学时,老师想着俺家条件不好,她腿也不方便,就没让她交过学费。后来上初中,家里穷,弟妹也多,就寻思着让她回家做饭吧。那个宋老师和韩老师来俺家好几次,劝家里让她上学,我也感觉,再难也得上学,以后她有出路了比啥都行。

  安:当时王老师上初中要跑20多里地,她腿不方便挺不容易吧?

  母亲:当时上学,都是天擦黑儿就开始从家走,有时候在学校饭都吃不上。后来,我就早起给她煮一袋红薯,再捎点咸菜,让她当干粮。

  安:她读完了高中,没有考大学吗?

  母亲:她父亲本来想让她当医生,考大学时,她因为体检不合格没考上,正好有个招老师的考试,她就说想去试试。我说,你想为国家办事儿,那就试试呗。没想到竟然考了个第一名,这就当老师了。(大笑)

  安:听说她和丈夫为去东北闹过离婚,您当时有没有劝她放弃教书?

  母亲:没有,我从没劝过她放弃教书。我想,既然你是老师,咱就一心教学,哪儿也不去。既然干了,那就一心干好这个事业。

  【采访手记】

  指望

  沿着林州郊区的柏油路,车开了40分钟到王生英所在的卸甲平,当地人说,这路是2007年新修的,之前是土路,要进城,不容易。

  这个清山秀水的村落,已经十几年没娶进来一个媳妇了,太穷。好一点的人家都迁出去了,村里没见几个青壮年。年轻一代,许多人在读书后走出了大山,这也正是王生英的满足和指望。

  “王生英”从来就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在卸甲平,我们还见到了李林生老师。问及他从教32年来最幸福的事,他的笑容开始舒展:“结婚那天,学生们送我的画,摆满了整个院子。”于他,最大的满足和指望,也不过如是。

  卸甲平小学有14个孩子,他们跟外人很容易亲近,普通话讲得没有林州口音,七嘴八舌地告诉你,爸爸妈妈都在外面上工。在哪里?太原,天津,还有郑州。晚上我跟着奶奶睡。跟孩子们在一起,人是不容易老的。这些孩子,就是这里的指望。

  令所有采访者感叹的,还有王生英和丈夫王合生的感情。虽然,“我们农村人不讲究这个”,但那份眷顾,却令人荡气回肠。他们的感情让人明白,坚守和奉献是一种情怀,不仅在工作中,还在爱情里。这也使得人们在浮躁的每一天,心里多了一层指望。(郑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2010级研究生 李光)

  感受丰富和宁静

  王生英老师的家就在半山腰上,傍晚时分,我们陪着王老师走出门外,看着徐徐落下的夕阳,那样的恬静和美丽,37年的美好岁月在这个贫瘠的山村中慢慢流逝。

  夜幕降临,一种深深的寂静笼罩着整个山村。在城市中生活的我们,虽然有些厌倦都市的喧嚣和信息的过剩,但这里过分的寂静和信息的匮乏却给精神带来了巨大的压抑。37年,我想,换作是我,或许能抵御住物质的匮乏,却无论如何忍受不了信息的匮乏和由此带来的空虚。

  可王生英老师会感到空虚和压抑吗?

  在卸甲平的3天里,我找到了答案。虽然已快要退休,但她对学生的挚爱之情却如陈年老酒日益醇厚。她称她的学生为“小豆豆”,她和孩子们一起玩游戏,她总是习惯性地从兜里掏出纸巾来为孩子们擦鼻涕……当大学生志愿者教会了孩子们一首英语歌曲时,王老师向孩子竖起了大拇指,那一瞬间,她的眼睛里充满了幸福,孩子们成了她全部的世界。

  霎时,我明白了,只要有学生,王生英老师永远不会空虚和寂寞。只要是在教育那些心爱的孩子,她的精神就永远是丰富和宁静的,她就能抵御一切物质的匮乏,驱散无尽的寂寞。(郑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2009级研究生 张威)